到巴黎的第一天,小公寓窗前,天氣雨。住宿學長很貼心地煮了兩杯熱咖啡。
(照片內內文無關,純粹因為天氣)




今天高雄濕又冷,我錯以為天氣普通,還穿了短裙上班,冷得不像話。
下課時,孩子們站在廊邊向外看,從五樓可以看見機場裡的飛機,我好奇湊過去,
孩子們指著遠方,老師,有山!
天邊的確有山,雨中顯得霧濛濛地,白色的雲霧成帶狀繚繞,煞是好看。
有點令人驚喜,畢竟這裡看到山不容易,
想到以前花蓮的山總是稜線分明,雨後蒼翠,彷彿可以觸碰似的清晰,
許久不見山,我想念了。


昨晚去看了少年pi。
我喜歡看電影播放時四周均勻的黑,那令人安心、令人投入,
也因此才能在那之中盡情的拋出所有的情緒和感覺。
畫面的細膩精緻、聲光的魔幻和心靈的觸動都在撼搖我心,
直至散場,仍澎湃不已。
於是我走上樓到誠品裡打轉,
讓空白短暫地填滿這時刻。


今晚搭捷運時邊聽音樂,
昨晚電影裡的畫面和配樂忽地在腦海油然而生,
我怔怔地任由那些不著邊際的思緒來了又去。

身邊的乘客大多低頭用手機,
在城市裡,我們沒有時間無聊,亦無機會無聊,
因為無聊,所以發明了各種各種來填滿時間,
然後人們說,這個好,生活真無聊。



有點無聊其實蠻不錯的,空白的片刻,
腦袋好像很理解似的,漸漸生出許多飄忽的思緒,
有時是往事、有時是電影或書的內容、有時是某個人、不重要的知識、
或者以為不在意的小事。
它們輪番上陣,檢視人生,在腦袋裡上演小劇場。


有時空白。純然的空白。
這時不妨好好放空吧,能這樣了無閒事掛在心頭,
有點接近跑步時的舒適感。

雨仍然冷冷的下著,
在紀伊國屋讀完陳文茜的"微笑刻痕",然後回程。
其中一篇說,

「不要和笨蛋瞎扯。
他們會把你拉至和他一樣的水準,
然後用他熟悉的愚蠢輕易地打敗你。」

我笑了。聰明女人的犀利有見地。





暫時還不想埋首於手機方寸之間,
或許是怕自己變得麻木。

    全站熱搜

    youkohe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2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