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15(月)。

回家了,阿弟也在家,很會說話的四歲啊(沒關係哦再多多練習)。

小孩在客廳角落煞有其事的修車,結果真的把螺絲拔下來,又裝回去。整個上午用各式的玩具紙箱變換出各種遊戲,欣然樂之,真好。

一邊看法國和克羅埃西亞的世足冠亞軍,愛國主義總在此時變得隔外明顯,賽後的大雨為頒獎典禮帶來可以自由詮釋的新聞標題。相對於法國的狂歡,小克隊長的落寞在鏡頭下一覽無遺。新聞說,「有如安慰獎的亞軍」,啊,這就是比賽的殘酷與現實,「苦吞」,我們常用這樣的字眼,但我偏愛「可敬的對手」。

午後騎著小車到高鐵,阿嬤先將行李塞滿,再交代了一大堆,小孫子不懂領情,有點不甘願地說再見,還不懂愛其實有很多種,包括我這樣大了,仍很容易對媽媽想說什麼就輕易出口,完全不留餘地。到高鐵阿弟還是一臉興奮,我總在他身上學到「保持對世界的新鮮感」,他離開前畫了好多張抽象的圖,彎曲的線條形成像是海裡的生物或形象之類的,什麼都不是,「都是我自己畫的」,他只有這樣說,既不是魚也不是海馬章魚或珊瑚,他的回答就是他自己,這個很棒。

 

 

晚點我開始讀騎士團長的下冊,免色さん和まりえ見到對方了。一邊讀出聲,有些字彙已經忘了讀法,はやいですね。

晚餐過後走路去滯洪池。天邊由淡色的藍橘色漸漸轉爲深藍進而墨黑。細如勾的白色弦月也在天空裡逐漸成為閃耀的金黃色,搭上一顆小北極星,抬頭就能仰望,真是美。
那之間有許多可以稱之為回憶的東西浮上心頭,不知怎的一直想起土耳其的黃昏時刻,都是樣子太像太令人想出國的關係。

看到李欣倫談的閱讀寫作心法:「見縫插針般地讀,蜻蜓點水地寫」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oukohere 的頭像
youkohere

peter cat

youkohe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