愛睏期到來。就像有人直接將你強迫關機一樣,

令人完全來不及反應,只能直接關燈入睡。

睡得多,但晨間不見得比較清醒,感覺到像是「開機了」的時刻,

約莫在上班前一小時。

 

前日裡累積的感受、想法或散亂未成形的各種談話,

自動成為泡影,從短暫記憶裡消除,其實想想是很大的優點哪。

各自被清到資源回收桶,才能開始新的一天。

偶爾也有前日覺得千篇一律、煩悶停滯的狀態,

到了早晨便清爽氣來,甚至心懷小小的感謝。

 

 

嗜睡的日子常覺得自己好像進入無法控制的冬眠時刻,

老是小小埋怨。

今晨卻忽然一陣輕鬆,

有甚麼好在意的,接受這樣的狀態做調整就好了嘛!

(但願不是一時之興)

早上預約了安西水丸桑前陣子的著作,

寫了點日文,也許應該不要過度在意有沒有追上進度,

而是保持晨起讀書的樂趣才是。

為此還是在上班前動鍵盤寫點什麼。

然後想起奈特與眾不懂(或說超級清醒)的想法。

 

「奈特不懂為什麼一般人可以把青春年華耗在小隔間裡,

整天面對電腦以換取金錢,卻要干擾在森林裡搭起帳棚悠閒度日的人。

觀察樹木就是好逸惡勞,砍伐樹木就是積極進取。

奈特以什麼維生? 以生活維生! 」

(p.135, 森林裡的陌生人獨居山林二十七年的最後隱士》 )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oukohere 的頭像
youkohere

peter cat

youkohe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