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七星潭的浪 淺淺吻過足踝,我以趾尖站立了四個半小時 才聽見新城的廣播:到了。花蓮站就快要到了——」
——節錄自陳克華詩作〈誰要回花蓮〉

 

 

老朋友在群組裡傳了張照片,純屬商業訊息,

卻意外勾起我這異鄉人彷彿想念家鄉的心情。

那詩句短短的,幾行字卻道盡了心情,我反覆地看。

事實上我很少到七星潭,反而比較常走到美崙山、或跑在海岸路旁,

更長的歲月裡,是搭著瀰漫著柴油味的列車,

然後四、五個小時以固定的姿勢被沿路搖晃,一路往返東與南。

誰要回花蓮?

我啊,我就是。我在群組回覆,我在心裡回答。

 

今晚也是大疲勞之後,亟需甜點慰藉的晚上。

勉強追趕進度與盡可能的規律,

忽然真心覺得面目可憎,好想讀書。

《森林裡的陌生人》是難得的愛不釋卷,真想一口氣讀完。

真想爬山真想去海邊真想回花蓮。

真想睡。

真想繼續寫。

29315101_1026295610872862_6261931497159131136_n.jpg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oukohere 的頭像
youkohere

peter cat

youkohe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