「香那留下的『喜歡』這種心意,總有一天會淡薄吧。

心意消失的時候,香那會不會完全從這個世界上消失呢?

我一面期望那天快點到來,一面期望這份心意在我心跳停止前不要消失。」(p.221, 繁星夜遊,《天國旅行》,三浦紫苑 。)

 

嗯。三浦的短篇真棒。想說讀個幾篇,沒想到一口氣就讀到最後了。

人是矛盾的集合體,既想要情感的牽絆,又奢望自由無拘,陷入泥淖時,捨棄一切是否就真的得到救贖呢?

以死亡和殉情為主體的幾個短篇,無關恐怖,而道盡各種糾葛中的人生百態。

 

準時在上午十點到ROOM A。

一開門,單行客人都非常有默契地往窗邊坐,

既不占位置,也樂得一人舒服。假日請早啊,我想。

以駱以軍為封面的《字母LETTER》首創刊就擺在新書區,

第一期由衛城總編莊瑞琳以訪談形式和他對談,讓我聯想到村上的三日長訪問。

書中提到幾位作家的字母會已持續了好幾年,這樣的文學社群真想讓人買場門票坐在觀眾席好好目睹聽聞一番。(有這種東西嗎)

目前為止都沒看過實體書,衛城一向頗有自家風格,加上讀了《文藝春秋》之後更是期待了。

翻日雜,一邊在紙上和腦袋裡回到日式風格美學,

怦然的心情總讓人重新感覺假日的美好,什麼作文嘛我才不要拿出來改咧。

 

後來就不怎麼愛去書店了,商業氣氛讓我有點抗拒,

站著讀書令我焦躁,坐著又昏昏欲睡,這位客人你毛病好多噢。

完全可以自在伸展的小天地實在太幸福,

不過比起白天,平日晚上的氣氛有點像在自家書房似的,叫人著迷。

在還沒機會好好感受代官山蔦屋前,城市裡的這種小空間真是沒得挑剔了。

 

 

午後到咖啡店帶了咖啡,結果鄭姐跟我聊起最近在學藏文的心得。

我本來帶了外帶,最後坐在店裡聽她說,小店裡三兩客人非常安靜,

左邊一看,咦那不是某作家嗎? 咦那不是某作家嗎?咦那不是某作家嗎?

我心裡有數,再問鄭姐,「他來好幾次了唷。」

不拿書給他簽嗎?感覺不是打擾的時候,他一直非常安靜的敲打著筆電,

我很想跟他說你的書天啊真的太好看,我早上才剛在讀你們的字母會啊啊啊!

當然是非常鎮定雲淡風輕地離開了,

作家日常,我有幸在旁。哈、哈、哈。

 

 

可以讓我遇到村上嗎?(跟宇宙下訂單)

要傍晚了我開始不由自主的憂鬱起來。繼續閒書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oukohere 的頭像
youkohere

peter cat

youkohe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