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703(月)。
等北上火車。

疲勞像是輕微的發燒熱度般地浸著全身,尤其是腦。

讀終於悲哀的外國語,出門前還是拿了村上,選書真是收拾行李最困難。布丁說不准帶不准帶聽到了沒。

忘了以前讀過誰說的,村上從哪一頁讀起都非常適合。

陽光從對面月台斜射過來,我忽然想到我沒帶到墨鏡。月台上站著兩個穿西裝的年輕人,我也終於要開始流浪了嗎?

後肩有點發痠,還有ㄧ點工作。偶爾我會自問,即便我們為組織做了那麼多,那又如何呢?

還是我不過也只是覺得別人就是輕鬆的牢騷而已。如果是那樣還真的有點悲哀呢。

車來了,流浪去吧。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oukohere 的頭像
youkohere

peter cat

youkohe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