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399337_1581351378550126_5401504401092145823_n.jpg

近清晨五點的市區街道。

如果招牌都換成日文字的話,似乎也沒甚麼違和感噢,真奇妙。

那個早晨,趁著大雨還沒落下來,我貼著冰涼的空氣,背起行囊,走向火車站。

天空藍得像染、成排的黃色街燈是燦星,沒有任何人車,我好像在夢境裏行走。

的確也是夢啊,再回花蓮。

搭乘北迴段時,窗外風起雲湧,幾個隧道之後便成了太平洋,

「是海啊。」每每看到我心裡總不禁再次驚嘆,

時光織成了各種成長和故事,我回來了。

 

 


期末地獄拖得甚長,有時候我也會想到底何時我們才會浮上岸喘,

但漸漸地我也學會扭開一段爵士把小說拿起來看。

這週讀了一瞬之光。感傷、真實而令人想說「終於啊」的一段人生。

傍晚到書局解決待讀清單。

問小客戶考完要怎麼度過週末呀?

小臉瞬間都明亮起來,搶著回答看電影看書看漫畫打電動,還有暴飲暴食哈哈哈。

唉那只剩我被工作苦苦追趕啊。也罷。

讀幾篇馬欣的長夜之心,原來˙「恐怖鄰人」是這樣深刻的寓意阿。畢竟我如此這番淺白。

最後買了任明信別人

本來想當作自己假期北上車程中的小讀物,

結果當然沒這回事,回來立刻偷讀,(也不用偷都自己的啊)

偏好讀詩或詩散文這類,是後來,當生活裡盡是無限迴圈的弔詭與無力時,

覺得最好的解毒劑。

 

另一種解毒的方法是寫字。

可是這個前提是先大量地讀字,像喝水一樣自然地進入身體,

就能引出些內在的什麼。

我太清楚,但偏偏連喝水的時間都這麼有限。

不然先爆跳流汗好了,也是酣暢。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 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oukohere 的頭像
youkohere

peter cat

youkohe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