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__15335427.jpg

國立台灣歷史博物館,四樓特展-我們的二二八。

 

 

一切感覺有點厭煩,又不知道在焦躁個甚麼的時候,

有時我會動筆寫字。通常是從動詞開始寫起,寫出過程,直觀的感受,

短幅的,不用花大腦想的深刻大道理,即時的感覺一般的文字。

有時候我會寫在小客戶的聯絡簿裡。筆談似的心情,或者一種獨白。

今晚恰巧就是那樣的夜晚,剛好扭開的爵士非常棒,不知不覺被迷魂似的,

在晚上九點決定沖煮一杯咖啡,做點不切實際的事。(如果政治正確的話現在應該在改作文,呃)

 

 

最近常有奇妙的小驚喜。

像是有人記得你曾提過的地方或未成熟的模糊想法,

然後在你遲遲未付諸實行前告訴妳妳應該動身了。

實際在臺史博待了半天,

我就像被仔細洗滌過並曝曬在艷陽下的毛巾一般,

重新感受對於工作的熱情、對土地與歷史的情感,

以及浮生半日的小憩。

 

 

今日也收到來自同事的書。說是逛誠品時看到該書便想到敝人。

前陣子股東送我房思琪,據說一時片刻已非常難訂。

數日前圖書館一口氣來了七本書,

原來是不知多久以前的推荐書單,

終於在差不多與以相忘得時刻,購入而成為館藏,再嶄新的送到我手上了。

謝謝這些在生活裡流轉的書,有心的人,

我也願成為生活裡的微細光亮。

 

 

期許自己好好讀書,好爛的結尾。

(換聽古典。)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oukohere 的頭像
youkohere

peter cat

youkohe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