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6864228_1448861648465767_3489010048776477681_n.jpg

 

一休真的太短,把握一大早的陽光,我的家事魂(有這個嗎)完全清醒,

洗洗曬曬,連帆布包都刷了,十點一到,準時走進ROOM A,滿足一星期以來的夢。

卡布普通,開始讀房慧真,一會兒回頭發現座位都滿了,居然這樣安靜,不愧計時圖書館。

原本按著順序讀,結果還在第一章就發現已經一個多小時,決定先跳讀部分章節,

我頗喜歡有關侯孝賢導演的篇章,我並非什麼熱情專業的影迷,

但看到他寫侯導的筆記習慣,像是綠皮小學生作業的筆記本、用鉛筆寫滿的內容,磨損的小本子彷彿電影的雛型,

一種質樸似的感覺油然而生,大人物也有很尋常的時刻,

而這樣尋常只要執著地累積,就會形成個人風格式的深度。

讀不到一半,要走之前隨首翻了幾本日雜,大量的木製家具、整面的書牆,簡約中的質感。

 

 

工作六天的首週,課題分離實行還可以,精神愉快。

此外,有幾個新的小點子在腦中成形,嘗試後感受到一但認真,就會有人也願意陪你一起認真的小小幸福。

開工前一天與大孩子訊息,說倒數100天,考完要來。

「有心的話應該是我們去找你。」他敲著字傳過螢幕來,我心餘波盪漾。

而上班日第一天一大早竟收到厚實的五年一問冊子,

紅色封面既純粹,又有一種洋溢對生活的熱情,夾著綠色的杯墊明信片,我快樂得幾乎要笑出聲來。

 

同時收到來自日本的各種食物、分享的短訊息,以及兩張附滿冬雪而來的明信片,

雖然日本種種已彷若生活裡的日常,

但我倒是整整一週都沒碰日文和旅遊功課。

希望不會在時間裡被無限往後推,我需要手感和平常心,

以及那種五分鐘也可以的低標,有愛就是「日常」,若是時間壓力則名為「功課」了。

 

16831852_1448905375128061_7846165225464793011_n.jpg  

春寒乍暖。

平日晚上搭電車回鄉,才發現只要四站。

長這麼大第一次搭到故鄉的火車站,站小小的,沒什麼人,只有燈很亮,出站時老爸已經在那裡等。

返家後年邁的阿嬤拄著杖坐下來,掀開糖果盒的蓋子要我拿點回去,(也是日本糖)

她的髮更白了,皺紋深刻,表情很放鬆。

只要對她說話時她只有點頭微笑,就表示她沒聽到。老爸對我說。 

附到耳邊說,好我懂。

吃頓晚餐後再搭車回來,非常奢侈的一趟,靜好的小時光。

 

 

「歲月在很遠的地方坐著 / 忽然大步走來 / 又無聲的走遠去了。」(P.60, 《像我這樣一個記者》 )

我想起上午在房慧真書裡讀到的句子。

靜靜的,沉穩得有點令人心痛。 

 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oukohere 的頭像
youkohere

peter cat

youkohe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