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5780840_1400938176606198_8739904844085857134_n.jpg

 

0102 (月)

文章草稿就停在去年年底,年末之後又繞回年始,

時間不一定都是線性的概念,有時候也會忽覺得某年某時過得都差不多。

尤其所謂年終檢視的時刻,最大的驚奇不是一年完成了多少事,

倒是普魯斯特問卷答案差這麼多,咦咦,轉變的關鍵是什麼呢?

 

話說回來,今年的マイブック到底怎麼寫呢?

「12:32改完了本學期最後一篇作文。感動至極。期末地獄正式開啟。」

 

 

 

0101(日)

聊天的時候進行時間概念切換,然後大驚。

例如,「對了,你明年底有想要參加考試嗎?」

「是今年年底。」

「!!!」

 

1231(土)

大甲小聚會。

我們懶洋洋地滑手機看電影和日劇,

買了啤酒說要跨年但很準時地鑽進被窩去補眠,

在錯亂如盛夏的暖冬中吃羊肉爐和麻辣鴨血,心脾皆暖。

天氣太好,大家都亂跑。

 

1230(金)

臥斧: 《碎夢大道》,冷硬派偵探小說,全文完。

準備追 抵達夢土通知我

 

 

1229(木)

爆炸一日,彷彿知道事情不拖過長假似的擊斃我。

 

 

1228(水)

陰雨一日。很乖的去上課。

最近節目主題實在太吸引人,回來看了一小時。

安樂死是個很難回答的問題(也很不懂),

大概兩種主張,一是積極簽署,強調生命自主,必要時透過程序結束。

國外執行的國家不多,通過者拿到藥物後也是一種退路的概念,真正服用者很少。

這讓人有點訝異,不過這或許也正是面臨生命臨界點時的艱難。

今年主動加入連署人數一口氣增加八萬多。

二是傾向安寧與善終,不做積極救治,給予尊嚴。(但另一方認為如此還是施予很多痛苦)

 

 

1227(火)

晚上變得好冷。

「有話好說」今天談學生扮納粹之後的風波。

歷史教師深根聯盟表示歷史教科書呈現「價值虛無」的狀態。

 待讀 :在歷史的傷口上重生 : 德國走過的轉型正義之路

 

 

1226 (月)

憂鬱的時候,根本不會想看什麼勵志類,

讀一點傷心的字有助認真傷心,然後去睡覺。

 

「這種日常的生活景象像是從遠方投擲的石頭,

忽然砸中我身體中的某個按鈕,我低頭漱口,

掩蓋掉閃過的哭泣念頭......」(p.117,李屏瑤, 向光植物》。)

 

平權今日過初審。

納粹之後有霧社。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youkohere 的頭像
youkohere

peter cat

youkoher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